漫威英雄的自拍杆_emmmm🌻

贱虫,锤基,盾铁……_(:_」∠)_太太们不要挖坑了

鲸鱼L:

"I need you."
刚才看穿梭阴阳间
这段台词让我瞬间跳戏到内战....qwq
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所以说....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啊
.......(இωஇ )我好想你们好想让你们同框啊...

40mKNIFE:

这企划再放一张好了~明天我的桌子就没了,要过好几天才能画画了估计_(:з」∠)_
大家可别忘了我(x)

【盾铁】棕发小胡子Omega孕期饲养完全手册 (Mpreg) 第九章

anna喜欢抹茶味:

第九章  Baby don't cry


*ABO Mpreg警告!


*戳#棕发小胡子Omega孕期饲养完全手册#tag可看前文~


*OOC很难吃不好意思【土下座】




 


那些倒三角脸的塔尔星人来得猝不及防。当接到鹰眼侠的紧急呼救通讯时Steve才刚把恋人的长袖T恤拉下来(谢天谢地),Clint在卡片的另一头鬼哭狼嚎,假装自己没看到这对不分场合时间亲热的情侣:“救命!Cap!我需要一个肉盾嗷!”


钢铁侠胡乱扯扯衣服就打算跑。美国队长一把按住他,用力捏了捏不让人省心的棕发Omega的肩膀。


“留在这里。”


Tony抿起嘴看他,倔强的棕褐色眼睛里倒映着金发Alpha不容分说的严肃表情:“……你忘了说。”


Steve放松下来,笑着在他的难得听话的男友额头印上一个吻。“请留在这里,好吗?”小胡子男人很明显噘了噘嘴,但还是勉强同意了。


“Jar,送队长一程。”


钢铁盔甲应声而动,它的造物主站在大厦的落地窗前平静地看着金红色的钢铁骑士带着美国队长飞远后,转身走向厨房。


见鬼的,他的心绪烦乱得像一台CPU过载的计算机,而他的胃却饿得能吃下一头牛。


 


在解决掉两个芝士汉堡(准确来说,他只是嚼了嚼那些面包然后就吐掉了)之后,Tony焦躁地命令电子管家打开战场附近的监控。


“他怎么样?”


Jarvis贴心地拉近了镜头,钢铁侠不悦地发现,即使战场上正处于纳什均衡的胶着状态,美国队长看起来也没有占多大便宜——可怜的老兵制服已经成了灰扑扑的一团,好在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


小胡子男人点了点下巴,转头向天花板一本正经地提议:“饭后运动对宝宝有好处,对吧?”


如果人工智能管家也有类似人类第六感一类的东西的话,Jarvis会说,他直觉不好——果然,钢铁侠在他来得及出言阻止之前就调出了MK42。


“走,宝贝儿,和爸爸一起去散散步。”


 


Steve在那抹红色的身影现身在战场上时就知道大事不好。他握着盾牌的左手骤然收紧成拳,咬紧牙关看着那个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Stark。”


Oops。Tony在盔甲下做了个鬼脸,完蛋,大兵生气了。他得赶紧解决这个。于是钢铁侠绕过战场上还在一打三的美国队长,马力全开地朝着那些倒三角脸的母舰冲过去。


“十个小兵人,外出去吃饭,”他吹了个口哨,满意地看着一艘飞船坠落下来,“一个被呛死,还剩九个人*。”


Clint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的老天,”他拉起弓箭对准钢铁侠身后的一个外星人,“行行好,在他背到《是谁杀死了知更鸟》*之前让他闭嘴。”他没敢提那个更严肃的、迫在眉睫的问题,鉴于美国队长以盾牌砸敌的力度已经不能称作奋勇无敌了——红白蓝的指挥官此刻才更像是那个浑身杀气的侵略者。


最终战争以钢铁侠轰塌三架母舰而美国队长干掉57个塔尔星人结束。难得不耍俏皮的钢铁战士按开面甲,得意洋洋地向另一位复仇者领导邀功:“怎么样?我这次是不是特别棒?”


Steve抿紧了嘴唇,告诉自己不能动怒。


“你有没有考虑过它?”完了,他一开口就知道这一场谈话绝对不可能以友好开头并且以温柔结尾,但是他却没办法控制自己,“我请求你留在家里,而你却跑来对一个才几周的胎儿来说过于危险的战场——你甚至还在念黑童话!”


钢铁侠刚刚还闪着光看向男友的焦糖色大眼睛像是冻住了。他缓慢地眨了一次眼,像是还在消化美国队长的讯息,又在Steve反应过来并且道歉之前迅速合上了面甲。


“好吧,看来这里并不需要我。”他说,通过头盔传出来的电子音显得冷冰冰的。


Steve现在只想用那块无敌盾牌揍自己一顿。


 


 


Tony几乎是愤怒地冲回了楼顶,就连那次在和莱本吉克特星虫族大战时被美国队长点名批评“超级英雄战争史上的滑铁卢”都没有像现在这么让他生气。钢铁侠面无表情地从战甲里走出来,穿过举着网球拍跑来跑去的Dum-E和Butterfinger,径直走回房间。


“独裁者、智障、大傻子。”他咬着牙齿往床上一趟,因为愤怒而睁得更大的焦糖色眼睛用力盯着天花板,想把上边的吸顶吊灯瞪下来。


小胡子男人在床上翻滚半天,又忿忿不平地抱着枕头坐了起来。白痴Rogers。他拧拧鼻子,不肯承认生气的更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自己——他的确在作战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体内还有一个脆弱的小细胞团,疯狂上升的肾上腺素让他找回了久违的叱咤风云的快感(事实上,也就不到两周前而已),而他的伴侣处于劣势更是让这个一直以来把自己当成Alpha的小胡子男人理所应当地动怒了。于是他可能,好吧,打得是那么忘乎所以了一点。


他捏捏手中用来撒气的枕头,又抬头看看面前暖橘色的灯光,最终还是耷拉下眉眼:“……好吧,小家伙。Daddy今天做了个坏榜样,你不可以学,知道吗?”


Tony闭上眼睛,右手覆上还平坦一片的小腹,就像它的Alpha傻爸爸经常做的那样:“晚上好呀,小宝贝。”


他从来不是一个容易耽于感情的人,事实上作为一个物理学兼工程学博士学位获得者,他更宁愿处理那种能够用方程解决掉的问题。爱很好,无论哪方面的爱,但显然Stark搞不好那其中的关系。如何爱?如何被爱?没有任何一位教授推荐的导论能够教他这个。他当了二十一年不甚合格的儿子,而他的老爹更不像是个适合当成正面例子的父亲。所以,当一个小天使不请自来,这还真的挺棘手的。


“你知道,”他的指腹轻轻摩挲着柔软的脂肪层,或许是心理因素,他总觉得那里比其他地方暖上一些,“我可从没指望过你会来。”


“好了,这是第一点我不适合做父亲的证明。你瞧,世界上有那么多适合当你婴儿床的地方:虔诚的天主教徒、坚定的素食主义者、全美健身冠军,而你选择了一个酷爱芝士汉堡的无神论者的差点钯中毒的内环境。”他敲敲自己的小腹,像是点着自己孩子的鼻子,“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让我吃不下芝士汉堡了,是不是?”


像是被自己的笑话逗笑似的,他闭上眼睛,纤长的眼睫轻颤:“我也没有什么信心做好一个dad,所以你瞧,第二条证明。”


“但我也不能把你丢给Steve,对不对?——Steve就是那个大笨蛋,金发大个子,是个好人。是你的papa哦宝宝。”


“我和他或许会在教育你这方面上有很多分歧——唔,不一定,你连听觉器官都没有形成,还只是个小胚胎而已,我却已经在他身上学会了对着你絮絮叨叨这个坏毛病——总之,我们都会爱你,用生命保护你,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好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再次敲敲藏在自己身体里的小宝宝,“我要去跟你的另一个爸爸聊一聊这回事儿了。”




像是心电感应一般,他的话音刚落,某个刚刚还被他评价为“大笨蛋”的金发Alpha就推门走了进来,正准备起身找人的Tony一时慌乱踩住了自己的裤脚,然后他就在Steve眼前摔了下床。


“Tony!!!”


Steve都快吓傻了。他一进门就看到这样的场景:棕发Omega后脑勺朝地摔在地上,脚挂在床上,T恤还大敞着,露出半截圆圆的小肚子。


“你没事吧?”他手忙脚乱地试图把人扶起来,刚把右手垫到那个棕发脑袋底下就听到Tony轻声闷哼:“……疼。”


美国队长这下真的快被吓哭了。他不由分说地把人公主抱到床上,紧张兮兮地用视线把棕发Omega从头检查到尾:“你哪里疼?是不是肚子?我现在就去找Bruce——”


“你见过谁砸到头以后会影响子宫的?”Tony用力翻了个白眼,坐起身平视这个白痴:“别动,我有话跟你说。”


Steve用力咬了咬唇,他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眼角的酸涩:一天之内他的Omega在自己面前两次处于危险,而Tony甚至还怀着宝宝——


“你还好吗?”他说,声音里带着点哭腔,(哇靠,美国队长快哭了诶,Tony不合时宜地想,他是不是让老贾记一下这个?)“如果有不舒服一定要跟我说。”


“知道了老妈。”Tony瞪他,在看到对方闪着水光的蓝眼睛时又不自然地瞥向一边:“咳,我想说的是——”


“我很抱歉/对不起。”他们异口同声,而Steve愣住了。他显然不明白为什么小胡子Omega会突然冒出这样一句。


“好吧,关于今天的事情,”在接收到恋人疑惑的眼神后Tony不自然地清清嗓子,“我得说句抱歉,对你,也对宝宝。后者我刚刚做过了,现在是你的份了。”


Steve咬紧了下唇,他想笑来着,但却只能勉强让自己不要哭出来:“没关系。但是答应我,以后不要那么冲动,好吗?”


“嗯哼。”钢铁侠不置可否地任由Alpha把自己抱进怀里,短短的金发扎得他的侧脸痒痒的,“其实它挺配合的——如果复仇者少了一个可靠的火力吸引者,在这件事上吃亏的好像只有你。”


美国队长轻轻揉着怀里的棕发脑袋。“不是我让我的宝宝以身犯险的理由。何况还是两个。”他把下巴支在小个子Omega的颈窝处,刚刚好贴近他的耳朵:“我也很抱歉吼了你,babe。”


Tony想从鼻子里喷气来着,但鉴于他的笨蛋Alpha此刻正闭着眼活像是没长大的孩子蹭着自己的动作,也就放弃了。


“好啦,”他拍拍大金毛的头,“我们一半一半,扯平了。”


Steve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你也不可以再念《鹅妈妈童谣》*,那完全完全完全不适合小孩子。”


好嘛,第三条证明。Tony在Steve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反手握住超级士兵体温略高的手掌:“我对儿童文学从来就不感冒,但是如果你想知道的话,Jarvis能给你找出所有黑童话的来源。”


“我们要让它相信爱和光明。”固执的老兵回答他,“它总有一天会长大成人,不可避免地见到这世界黑暗的一面,但是在那之前,我们要让他相信这个世界上那些积极美好的部分。”


Tony忽然想起一些他以为不会再回忆起的东西:舒缓的钢琴声、被握住的小小手指、还有柔和而坚定地念着睡前诗集的女声。


“好吧,”他咂咂嘴,“Jar,给我《新月集》。”


 


自此,棕发小胡子Omega养成进度:9%


 ========================




【*《十个小兵人》、《是谁杀死知更鸟》:全部出自《鹅妈妈童谣》,(《十个小兵人》原作为《十个小黑人》,是灰常黑暗的童谣-_-||)】


【*《新月集》,泰戈尔诗集,大多数描写孩子天真无邪的思想和母亲对孩子的关爱,我一直觉得玛利亚会念给小托尼当睡前诗集的哈哈哈。】 



大中午给我推送这个?md
瞬间想哭了

珍妮妮🙃:

脑补霸道总裁风的荷兰,最后两张的眼神简直了😝